• 荷兰成国旗最大购买地-热门标签-华商网数码 2019-07-19
  • 新时代·新征程十九大精神在基层--四川频道--人民网 2019-07-13
  • 圆桌对话:互联网+特色小镇的“破”与“立”(三) 2019-07-13
  • 开国上将张宗逊诞辰110周年,深切缅怀他的卓著功勋 2019-07-12
  • 经济日报多媒体数字报刊 2019-07-12
  • 德赫亚黄油手助攻C罗!盘点历届世界杯著名黄油手 2019-07-09
  • 【91期】裴勇佛教为什么成为“被商业化”的背锅侠 2019-07-07
  • 腐败分子是从一个鸡蛋开始的,在一定的位置有一定的权力,今天收别人一个鸡蛋没费任何力气,明天又有人送十个也不用力气。胃口就越来越大,感觉太多了一个人吃不了怕咽死, 2019-07-07
  • 指导老师可破格评职称 2019-07-02
  • 输液后按压方法不当易造成手背淤青?医生:是真的 2019-07-02
  • 西班牙主帅洛佩特吉开幕前一天遭解雇 2019-06-28
  • [鼓掌]小撸又来卖萌?那你给大家讲讲? 2019-06-21
  •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 2019-06-06
  • 晋中市纪委公开曝光五起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问题——晋中频道 2019-06-06
  • 把黄土高坡变绿的造林人 2019-06-02
  • 欢迎来到 醉小说无弹窗全文免费阅读网
    甘肃十一选五开奖号 > > 穿成恶毒真千金怎么办? > 第 25 2章

    第 25 2章

    甘肃十一选五开奖号 www.se6u.com 作者:一波三折手机用户请浏览://m.zuixs.net/book/261571/60947516.html 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。

  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
        顾氏集团。

        穿着黑色西装的男子神色恭敬地跟对面的青年道:“大少爷,您让我的查的人已经查到了,这是她的所有资料?!彼低暾饣?他上前两步,将手里的一封档案袋递到了青年的办公桌上。

        顾沉年低头,骨节分明的手指缓缓拉下档案袋上缠绕的细线,将里面的资料取出。

        他随意地翻了一番,薄削的嘴唇微动,示意:“继续说?!?br />
        西装男子便把查到的信息简短地道出:“祝苍蓝,女,16岁,以前在一个不知名的野鸡学校念书,人品很差,曾经因为几次偷窃去过看守所,最近刚转到德英贵族学校,奇怪的是她在学校给自己取名叫祝沧澜,沧是沧海的沧,澜是波澜壮阔的澜,据可靠消息称,她是祝氏集团总裁祝翰平十六年前被人掉包的亲生女儿,刚相认没多久?!?br />
        “祝沧澜?!?br />
        低沉而磁性的嗓音从青年好看的嘴边溢出。

        顾沉年翻阅资料的手指一顿,唇畔勾起一丝玩笑的笑。

        “身世够离奇的啊?!?br />
        西装男子道:“祝苍蓝的养父是个赌鬼,有家暴倾向,养母就是掉包祝苍蓝的人,常年在外地打工,跟祝苍蓝母女情分淡薄,有趣的是,祝苍蓝回到祝家的第二天,祝家养女贺思妤就搬出了祝家?!?br />
        顾沉年修长的眉毛微微一挑,“查出原因了吗”

        “没有查出具体原因,不过唐香兰对贺思妤这个养女十分疼爱,照理说不会舍得让贺思妤离开,我猜测,贺思妤搬出祝家的原因,跟祝苍蓝有关?!?br />
        “我知道了?!?br />
        顾沉年沉吟了两秒,轻轻点头。

        脑海里不经意回忆里那晚的惊鸿一瞥,容貌妖冶的少女脸上染着些许的鲜血,狭长的凤眼里微微眯起,以一种看蝼蚁一样的目光,看着手掌被钉在地上痛苦挣扎的男生。

        月光下,漂亮夺目的女孩,笑容冷酷又嗜血,只一眼就能让人心生畏惧,却又忍不住被她所吸引。

        倒在地上的男生说她是头怪物,顾沉年并不这么觉得,她明明就是一头漂亮凶悍野性十足的花豹,让人情不自禁地想要战胜她,驯服她,拥有她。

        不知道想起了什么,顾沉年眸光一闪,以一种轻慢的嗓音缓缓道:“我记得,祝家有给顾家发过邀请函吧”

        “是的,这个月月底,晚宴将在顾氏集团旗下的五星级酒店举办?!?br />
        说到这里,西装男子忍不住看了眼顾沉年,道:“大少爷,祝氏集团在a市算不上数一数二的大公司,您犯不着自降身价,参加这种聚会?!?br />
        顾沉年闻言,眼里闪过一丝锐利的光芒,声音冷了下来:“我自有打算,用不着你来提醒我?!?br />
        “是,属下知错?!?br />
        等到西装男子离开了办公室,顾沉年转过椅子,目光透过落地窗,眺望着远处直插云霄的高楼大厦,不知道过了多久,他收回视线,低着头,自言自语地呢喃道:“祝沧澜么”

        陈隽回到顾家别墅时,顾成雄刚接过管家递来的温水,听到陈隽平静地喊了他一声爸,顾成雄嗯了声,面不改色地将手里的药一股脑儿塞进嘴里,并用温水服了下去。

        “在学校跟同学处的怎么样”

        陈隽淡声回:“挺好的,他们都很照顾我?!?br />
        顾成雄点点头。

        如果忽略他的略带憔悴的病容,顾成雄称得上是一个好看的男人,四十来岁,虽然眼角爬上了细微的纹路,鬓角染上白霜,却无损他英俊成熟的容貌,长期锻炼的缘故,他身材维持的很好,没有中年发福男人的啤酒肚。

        陈隽用生疏而客气的语气道:“我去做作业了?!?br />
        顾成雄听出了陈隽话里的疏离,也没觉得不对,微微颔首,等陈隽转身走了几步,他突然想到了什么,缓缓道:“好好学,将来顾氏集团,迟早交到你的手里?!?br />
        背对着他的少年身形微顿,随即几不可察地点了点头。

        等到陈隽消失在了他的视野,顾成雄眯起眼,拿起水杯又喝了一口。自从检查出得了肝癌后,他被迫放下公司事务,住院接受治疗,这一待就是一个月,今天才刚刚出院。

        吱嘎。

        就在这时,门口突然响起了开门的声音。

        顾成雄抬眸,看到来人,微笑道:“沉年回来啦?!毙θ莼汉土怂成瞎谘纤嗟南咛?。

        “爸,你出院了怎么也不跟我说一声,我好去医院接你?!?br />
        顾沉年换上拖鞋,走到顾成雄身边坐下,伸手握住了顾成雄搭在膝盖上的手背。

        顾成雄把水杯交给管家,空着的那只手顺势拍了拍顾沉年的手,“不用那么麻烦的,你也有自己的事情要忙,对了,你在公司待得还习惯吗”

        “挺好的,遇到不懂的地方,公司的董事都很热心教我?!?br />
        “那就好?!?br />
        顾成雄慢慢笑了,“爸老了,公司迟早要交到你的手上,你能快点熟悉公司业务,我也好放心让你来管理公司啊?!?br />
        顾沉年同样微笑道:“您放心,我不会辜负您对我的期望的?!?br />
        父子两人的长相有七分相似,相视一笑的画面看起来和谐温馨,父慈子孝。

        顾沉年上学早,现在在a大念大四,已经进入实习时期,顾成雄给他在外面买了套房子,平时一般不回来住。如果顾成雄不生病的话,顾沉年会像其他企业继承人一样,去国外留学历练个几年,等顾成雄老了,自然而然地接手公司。

        俩人寒暄了几句,等顾沉年要走了,顾成雄状似随意地问:“听说你要参加祝氏集团的晚宴”

        顾沉年穿鞋的动作一顿,声音依旧温和:“是的,爸?!?br />
        “顾氏跟祝氏虽然没有生意上的往来,不过祝氏集团这些年的发展规模一直在在稳步上升,相信再过几年,极有可能超过华胜集团,成为a市贸易公司里龙头企业?!?br />
        顾沉年安静两秒,问:“您很看好祝氏”

        “嗯,我注意这个公司已经很久了,本想再观望个两年,不过你趁这个机会跟祝家的人搞好关系也不错?!惫顺尚鄱⒆殴顺聊晖溲┬谋秤?,声音略带疲惫:“把你弟弟也带上吧,他没参加过这类晚宴,让他熟悉熟悉也好?!?br />
        “好?!?br />
        顾沉年直起身,转身看向顾成雄,“爸,我还有事,先走了?!?br />
        顾成雄笑看着他:“路上小心?!?br />
        等到回到车内,顾沉年神色阴沉,用力扯下领带,随手扔到了一边。

        他刚决定要参加祝氏集团举办的酒会,顾成雄这边马上就接到通知了,这说明他身边有顾成雄的人,可明知道身边有内奸,他还不能轻举妄动,这种感觉真是……糟糕透了。

        病了就好好养病,把公司交给他不行吗

        又不肯放权,又把外面的私生子接回来,顾成雄到底在想什么!

        当考完最后一门课,老师收了卷子离开教室,祝沧澜回到自己的座位,缓缓吐出一口气。为了防止学生作弊,学校安排学生去不同班级考试,身边坐的都不是自己熟悉的同学。

        说实话,这次月考发挥的不是很好。

        除了物理没问题外,其余课程门门都有问题。

        “考得怎么样”

        穆淮然拉过椅子坐下,转头瞄了眼一脸淡定的同桌。

        祝沧澜懒懒地扫了眼穆淮然,心底的郁闷一扫而空,虽然她语数外发挥的不咋样,但对物理还是很有信心的,赢个平时不学习临时抱佛脚的穆淮然还是不难的。

        “还行吧?!?br />
        祝沧澜随口问:“你呢”

        穆淮然想说考试题目简单的很,话到嘴边,故意用一种低沉的嗓音道:“试卷有点难?!?br />
        难就对了。

        祝沧澜心情顿时轻松不少。

        想到晚上还要参加祝翰平特地为她举办的宴会,祝沧澜问:“对了,晚上的宴会你来吗”

        穆淮然转着笔,想也不想就回:“不去,我跟人约好晚上在网吧开黑?!?br />
        “嗯?!?br />
        她早就知道穆淮然不会去,问一声不过是为了确定最后名单。

        德英高中每个班的学生不多,高二九班总共有三十个人,去的人有二十个,跟她不对盘的杨倩倩居然也说要去。

        晚宴时间定在晚上七点,地点在位于市中心的安斯顿五星级酒店,据说a市不少知名企业家都会参加,就连顾家的人也会出席。

        祝翰平得到这个消息也是大吃一惊,他本来只是出于礼貌给顾家发了请帖,根本不指望顾家那样的高门大户会屈尊降贵前来参加,不过既然顾家的人会来,这个晚宴一定要大办特办,为此他早早就叮嘱祝沧澜,考完试就回家梳妆打扮,不要在外面逗留。

        叮铃铃。

        放学铃声准时响起。

        祝沧澜背上书包,跟穆淮然赵让他们一起离开了教室,赵让跟张强强他们是一定会去的,知道穆淮然不去还有点遗憾。

        赵让道:“老大,你真不去啊今晚可是沧澜的高光时刻,你就不想感受一下”

        张强强也跟着劝:“游戏什么时候都可以玩,沧澜跟咱们关系这么好,咱说什么也要支持一下她对吧?!?br />
        穆淮然冷漠脸:“没兴趣?!?br />
        “他不去就不去吧?!?br />
        祝沧澜在一旁道:“班级确定来的人挺多的,足够了?!?br />
        穆淮然:“……”

        其实只要祝沧澜开口让他去,哪怕没什么诚意,他也就改变主意了,偏偏她木头脑袋,他说不去,她就真的以为他不想去。

        有时候他正想敲开同桌的脑袋,看看她里面到底装的什么。

        “走了?!?br />
        穆淮然斜挎着书包,大步走到前面,不一会儿就消失在了行人之中。

        祝沧澜停下脚步,看了眼路旁??孔懦?,“司机来接我了?!彼婕纯聪蛘匀酶徘壳?,“你们要跟我一起去吗”

        赵让跟张强强忙摇手。

        张强强道:“我们一会儿过来,怎么也要换套西装弄个发型什么的再去?!?br />
        祝沧澜笑了。

        她笑起来的时候眼睛弯弯,明媚灿烂,但气质却是随意而洒脱的,这让她整个人有种矛盾的吸引力。

        赵让跟张强强都看呆了。

        “那我先走了,一会儿见?!?br />
        祝沧澜笑着跟他们点点头,随即转身上了车,黑色的轿车平稳地向前行驶,很快就顺入了车流中。

        赵让跟张强强站在原地,呆呆地看着祝沧澜消失的方向,久久没有回过神来。

        赵让道:“你说老大是不是眼瞎,居然舍得拒绝祝同学的邀请?!?br />
        张强强回:“他眼瞎也不是一天两天了,要我身边坐这么个活色生香的大美人,别说是参加个晚宴,就是刀山火海我也去?!?br />
        两人口中眼瞎的穆某人,这会儿正在前往网吧的路上,一开始他走路跨出的步子很大,跟平常走路的样子没什么不同,走着走着,他步子越来越小,最后干脆停在原地不动了。

        “穆哥,又去网吧啊?!?br />
        从他身边经过的男生跟他打了声招呼。

        穆淮然没搭话。

        男生自讨没趣,摸了摸鼻子离开了。

        穆淮然烦躁地提了提快要滑下肩膀的书包带子,转过身,目光沉沉地看向来时的路。

        这条路上人来人往,豪车一辆挨着一辆,跟蜗牛一样龟速地前进着。

        穆淮然不由拧紧眉头。

        去还是不去

        已经说了不去了,去了岂不是没有面子

        妈的。

        有点想去怎么办

        校霸穆同学第一次陷入前所未有的纠结之中。

        这一厢,司机将车开到安斯顿酒店门口,给唐香兰打了个电话,“太太,大小姐已经来了?!?br />
        电话里不知道说了什么,司机拿开手机,跟祝沧澜道:“大小姐,您先进去吧,进了大门一直往里走,太太在等你?!?br />
        祝沧澜闻言,挑了挑眉。

        唐香兰这是要做什么

        她将书包留在车里,下了车,走进酒店,酒店的服务生面带微笑着走了过来。

        “是祝小姐吧”

        “我是?!?br />
        “这边请?!?br />
        服务生将祝沧澜迎进电梯,上了五楼,然后在501号房间门口停下。

        叩叩叩。

        房门从里面别人打开。

        唐香兰出现在了门后,她看了眼祝沧澜,然后跟服务生点点头,将一早准备好的小费递了过去。服务生脸上客套的笑容多了几分真诚,接过小费,跟她鞠了个躬,随后转身离开。

        “进来吧?!?br />
        唐香兰神色冷淡,瞥过祝沧澜身上穿的宽松黑色t恤,脸上闪过明晃晃的嫌弃。

        祝沧澜呵了声,撞着唐香兰的肩膀走进房间,看到房里已经有人在等候了。

        她蹙了蹙眉,就听到唐香兰跟她介绍道:“这是发型师艾达,这是化妆师汤姆,旁边站着的是他们的助手,他们等会儿会让你焕然一新的?!?br />
        没等祝沧澜说什么,艾达热情地走了过来,拉着她的手走到梳妆镜前坐下。

        “祝小姐,你头发太短了,不好设计发型,不知道您能不能接受假发,我带来了几十款发型,您放心,假发都是用真发做的,跟真的一样,我一定会挑选最适合您脸型,符合您气质的假发,保证让您在今天的晚宴上大放异彩?!?br />
        祝沧澜无所谓。

        她一开始剪短发,不是为了个性,纯粹是嫌热。

        “你自己看着办吧?!?br />
        “好的?!?br />
        艾达走到一边,开始认真挑选假发?!?br />
        化妆师汤姆认真观察着祝沧澜的脸型,发现她的脸型实在是好,脸型流畅,颧骨平滑,三百六十度无死角。

        少女的皮肤,是华国人里少见的暖白色,晶莹剔透,没有一点瑕疵,嫩的跟婴儿的皮肤有的一拼,再看五官细节,凤眼琼鼻朱唇,美人的标配她都有,还是顶配,眉毛不修就很好看,眼睫长长,这样一个五官浓墨重彩的女孩子,化浓妆反而会掩盖她的有点,妆容越轻薄越服帖越好。

        确定好妆容后,汤姆就开始给祝沧澜上妆了。

        祝沧澜不习惯往脸上涂东西,虽然她知道人类中不少女孩子都会化妆打扮,就连在战火纷飞的末世,人类中的贵族少女出行都会化妆,据说化妆能让人类更好看,但是对她而言,好看不顶用,实力才最重要。

        她有些别扭地坐在椅子上,任由化妆师跟发型师帮她打扮。

        唐香兰坐在一边,看着镜子里带了卷发后,明艳不可方物的女孩,她不喜欢这个女儿,却不得不承认对方很好看,在长相上完美地继承了她跟祝翰平五官上的优点。

        谁不喜欢长得好看的女儿呢

        如果这个女儿心地跟思妤一样善良的话。

        想到贺思妤,唐香兰眼神有些黯淡,她努力用平静的语气道:“我让服装设计师给你量身订做的礼服已经拿来了,一会儿你穿上它,在宴会上好好表现,记住,你不是代表你个人,而是代表整个祝家,绝对不能有丝毫差错?!?br />
        祝沧澜淡淡“嗯”了声。

        “我本来给你定了双水晶高跟鞋,跟礼服是一套的,不过我觉得你估计穿不习惯,就给你买了双软底单鞋,你个子够高,不穿高跟鞋也没什么影响?!?br />
        说完这番话,唐香兰忍不住又强调了一遍:“我知道你没有学过上流社会名媛的那些礼仪,到时候你尽量少说话,要是有人来邀请你跳舞,你就说你的脚受伤了,不能跳舞,知道吗”

        唐香兰的精神其实有点紧绷的。

        这个女儿不按常理出牌,她很怕她会搞砸宴会,让祝家下不来台。

        祝沧澜没想到唐香兰还挺细心的,顿了顿,道:“我知道了?!?br />
        一个多小时后,祝沧澜扶了扶有点酸的脖子,抬眼看向镜子里那个容光焕发的少女。

        虽然这张脸跟她原来的脸不能比,但是看久了也看习惯了,每次出行都有人会有意无意地偷看她,再加上她听力好经常听到路人夸她长得美,祝沧澜隐约知道这张脸,在人类中是好看的。

        化妆师汤姆满意地一拍手,“相信我,祝小姐今晚一定会惊艳全场的?!?br />
        祝沧澜笑笑。

        唐香兰看了看时间,将祝沧澜拉到更衣室,让祝沧澜脱掉身上的衣服。

        祝沧澜大大方方地脱掉t恤跟牛仔裤,当雪白的皮肤露在空气中,虽然都是女的,唐香兰还是会有点不好意思。

        反观祝沧澜,神色坦然,由着唐香兰帮她戴上穿礼服需要带的胸.贴。

        她当僵尸那会儿,穿的衣服都是从尸体上扒下来的,只要能穿就行,没那么讲究,而且她的身体经过变异,跟男性身体无异,前平后平,完全不用担心走光。

        唐香兰帮祝沧澜换上那条超级重工的黑天鹅晚礼服,礼服背后有条很细的拉链,正要拉上拉链,电话响了。

        低头一看,是贺思妤打来的。

        思妤怎么打来了

        唐香兰愣了愣,丢下一句:“你自己拉吧,穿好衣服就出来?!贝掖夷米攀只肟烁率?。

        祝沧澜背对着镜子,扭头看了眼镜子的自己,花了好一番工夫,终于费劲地把拉链拉上,不过看那拉链细细的,她不需要怎么用力就能掰断,人类都喜欢这样的设计

        “祝苍蓝,好了没”

        唐香兰已经在外面催了。

        “来了?!?br />
        祝沧澜把头发拨到背后,提着裙摆慢慢走出更衣室,来到走廊,发现沈知行也来了,正站在唐香兰旁边。

        今天沈知行穿了身白色西装,换了个稍显成熟的发型,五官一如既往的清隽温润,他怔怔地看着女性化打扮的祝沧澜,一时有些失神。

        面前的少女,穿着一袭高贵优雅的晚礼服,绸缎般黑亮的卷发慵懒地披散在背后,脸上的妆容很淡,唇上的一点朱红,给这张艳丽夺目的脸加了画龙点睛的一笔。

        少女冲他淡淡一笑:“你也来了?!?br />
        沈知行也跟着笑了,“嗯?!?br />
        唐香兰接了贺思妤的电话后,有些心神不宁,她跟沈知行道:“知行啊,她就交给你了,一会儿你领她去宴会大厅吧,我有点事要先离开一会儿,马上就回来?!?br />
        沈知行点头道:“好的,唐姨你放心去吧?!?br />
        等到唐香兰匆匆离开这里,沈知行转身看了眼陌生而又熟悉的少女,唇畔的笑意渐渐加深,“你今天很漂亮?!?br />
        祝沧澜提了提礼服的裙边,“呃,谢谢?!?br />
        察觉到少女的不方便,沈知行自然地走到她的身旁,绅士地帮她提起裙摆,目光落到少女散落的长发上时,他轻声道:”你的头发……”

        “哦,是假发?!?br />
        沈知行认真道:“你留长发的样子挺好看的?!?br />
        “是么”

        祝沧澜随口道:“那我不剪了,让它长长好了?!?br />
        沈知行微愣。

        没想到自己轻易一句评价就能让她这么重视,心底涌现一种陌生的感觉,没等他理清那种感觉是什么,又听少女懒懒道:“等天冷了,长发刚好可以挡风,挺好的?!?br />
        沈知行:呃……

        作者有话要说: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

        感谢投出[地雷]的小天使:太宰我的爱、lemi1个;

        感谢灌溉[营养液]的小天使:

        渡舟10瓶;lemi3瓶;墨苏、习惯、吻安331瓶;

        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,我会继续努力的!

        chaptererror;
  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甘肃十一选五开奖号
  • 荷兰成国旗最大购买地-热门标签-华商网数码 2019-07-19
  • 新时代·新征程十九大精神在基层--四川频道--人民网 2019-07-13
  • 圆桌对话:互联网+特色小镇的“破”与“立”(三) 2019-07-13
  • 开国上将张宗逊诞辰110周年,深切缅怀他的卓著功勋 2019-07-12
  • 经济日报多媒体数字报刊 2019-07-12
  • 德赫亚黄油手助攻C罗!盘点历届世界杯著名黄油手 2019-07-09
  • 【91期】裴勇佛教为什么成为“被商业化”的背锅侠 2019-07-07
  • 腐败分子是从一个鸡蛋开始的,在一定的位置有一定的权力,今天收别人一个鸡蛋没费任何力气,明天又有人送十个也不用力气。胃口就越来越大,感觉太多了一个人吃不了怕咽死, 2019-07-07
  • 指导老师可破格评职称 2019-07-02
  • 输液后按压方法不当易造成手背淤青?医生:是真的 2019-07-02
  • 西班牙主帅洛佩特吉开幕前一天遭解雇 2019-06-28
  • [鼓掌]小撸又来卖萌?那你给大家讲讲? 2019-06-21
  •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 2019-06-06
  • 晋中市纪委公开曝光五起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问题——晋中频道 2019-06-06
  • 把黄土高坡变绿的造林人 2019-06-02
  • 五分彩开奖 精准一尾中特高手 安徽有中彩票大奖的吗 广西快乐双彩结果 黑龙江36选7开奖规则 腾讯分分彩杀二码公式 中国足彩网安全 中国福利彩票3d游戏规则 滨海湾娱乐城信誉怎样 陕西十一选五计划 天线宝宝透码 宝坻喜中双色球大奖 德州扑克a大还是k大 黑龙江p62开奖第46期 浙江省彩票中奖最高的人